作者: 下午9:15 新造车

蔚来的背水一战

蔚来走到了自创立以来最危险的时刻。

9 月 24 日下午 4:00,蔚来发布了 2019 年 Q2 财报。财报数据显示,蔚来 Q2 共交付了 3553 辆汽车,汽车业务营收为 2.061 亿美元,车辆毛利率为 -24.1%,总收入为 2.197 亿美元,综合毛利率 -33.4%,经营亏损为 4.786 亿美元。

无需再讲什么同比环比,下降的是销量、营收、毛利率,增长的是经营亏损、净亏损……用四个字来概括蔚来 Q2 的财报,那就是:全面恶化。

这种恶化从财报中的 CEO 评论也可见一斑。李斌在财报中表示,为了应对总体疲软的宏观经济和汽车市场,蔚来正在尽最大努力利用资源,并基于整个组织架构实施了全面的效率优化和成本控制措施,包括团队规模从2019 年 1 月的 9900 人优化至 Q3 末的 7800 人的战略重组,以及年底之前非核心业务的剥离。

但吊诡之处在于,蔚来在财报中宣布,管理层将不会在 2019 年 Q2 举行财报电话会议。蔚来发言人回应称「电话会议一般是财报的补充,我们认为财报已充分涵盖目前需披露的信息。如公司有其他重大事项发生,将会再次通过公告的形式披露。

在蔚来之前,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选择取消财报会议的案例(黑莓、红黄蓝和 Sprint 等),无一例外都是陷入重大经营或公关危机,面临并购重组等重大问题。回到汽车行业,特斯拉 CEO Elon Musk 曾在 2018 年 Q1 财报会议上打断分析师中途离场,导致特斯拉股价一夜重挫 4.5%,28 亿美元蒸发。

蔚来这一做法,等同于官宣了公司业务盘形势的严峻。

什么是财报电话会议?当财务数据与分析师预期不符(无论是低于预期还是超出预期),公司管理层(通常包括 CEO 和 CFO)就会与投资人、分析师召开电话会议,就经营业绩、财务数据及未来前景进行讨论(援引自维基百科)。

换句话说,财报本身在绝大多数时候是无法全面反应公司的经营现状的。拒绝召开财报会议,代表着拒绝与华尔街沟通的强硬态度。在这一点上,李斌比 Elon Musk 更甚,华尔街很快做出了回应:截至文章发布前,蔚来股价已经大跌 19.49%。

蔚来怎么了?

财务数据背后的细节 

我们无法理解蔚来管理层拒绝召开财报会议的决策,让我们聊聊财报本身吧。

在文章开头,对于蔚来 Q2 财报,我们用了一个词叫「全面恶化」,但数据背后的细节是很难被挖掘得到的。蔚来的经营现状到底怎么样,这是我们所关心的。

首先是销量、营收、毛利率的全面下滑。蔚来在财报中表示,车辆毛利率为 -24.1%,如不包括计提召回费用,Q2 毛利率为 -4.0%。

-24.1% 还是 -4.0%,这个问题很重要。2018 年 Q1,蔚来的车辆毛利率为 -7.2%,所以,这个指标直接决定了蔚来的经营质量在走向恶化还是有所改善,哪怕是有限的改善。

根据蔚来方面的说法,蔚来于 6 月 27 日- 7 月 20 日间完成了 4803 辆 ES8 的召回工作,但全部召回成本被计提至 Q2 财报中。蔚来方面的说法是「符合会计准则,因此未做特别说明」。

根据我们的推算,4803 辆 ES8 的召回成本至少 3.3 亿元,这笔支出直接导致蔚来的车辆毛利率从「有限改善」的 -4.0% 一路跌落到了「全面恶化」的 -24.1%。

不过,召回对 Q2 财报的影响也仅限于毛利率和亏损两方面,考虑到召回公告 6 月 27 日才公开,召回工作对市场、对电池产能的影响是相当有限的。换句话说,即便没有召回事件的负面影响,蔚来在新增订单方面的增长已经不容乐观。

正如李斌在财报中提到的,宏观经济和汽车市场的疲软,以及 6 月 25 日起执行的大幅退坡的 2019 补贴新政、6 月 27 日后召回事件对电动汽车市场和蔚来品牌的冲击,都是蔚来走到如此艰难的主要影响因素。

迟来的组织优化

但撇开召回事件不谈,经济因素和补贴退坡全部是蔚来管理层可预期的。事实上,进入 2019 年,蔚来也做过适当的优化以应对外部形势的变化。

3 月 22 日,李斌曾下发内部信,警示团队将「提升运营效率,进行组织效率优化以及提高预算和投资的使用效率」,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这一优化收效甚微。

这就说到了我们想说的第二点:蔚来迟来的重组。

8 月 22 日,李斌再度下发内部信,进一步说明了内外部形势的严峻,提到蔚来将缩减 1200 个工作岗位,预计 9 月底的团队规模处于 7500 人左右。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夹在两次力度全然不同的重组中间的 Q2,完全没有从大幅精简的人力成本和更高效率的组织架构中获益。

根据我们的了解,蔚来在李斌内部信后做出了一系列的调整,除了工作岗位的缩减、人力成本的压缩,还包括 NIO Space 的开设(可以理解为砍掉其余所有职能,只保留销售职能的 NIO House)、NIO Power 运营策略的调整,这意味着销售和售后成本的进一步压缩。

遗憾的是,这些迟来的优化在 Q2 财报中完全没有得到体现。那么在 Q3 财季,这些新政的疗效如何?

尽管财报本身无法捕捉到 Q3 的任何运营细节,但由于召回事件对 Q2 财报的重挫,以及补贴退坡、人力成本高企等一系列的利空影响,Q3 环比 Q2 的财报翻身仗一定程度上是可预期的。蔚来在 Q2 财报的「业务展望」中说明,蔚来预计 Q3 的汽车销量将达到 4200 辆 – 4400 辆,环比 Q2 增长 18.2% – 23.8%。总收入介于 2.32 – 2.42 亿美元。环比 Q2增长 5.6% – 10.3%。

最后,在 Q1 财报的近期进展(Recent Developments)板块,蔚来曾用了很大篇幅介绍蔚来与北京亦庄国投在 NP 2.0 研发、制造和融资方面的框架协议,这一协议进展如何?在 Q2 财报中,蔚来未就此事做进一步说明。

除此之外,李斌在财报中提到的「年底之前的非核心业务剥离」都涵盖了哪些业务板块?进展又如何?我们同样不得而知。

蔚来的运营现状很可能不及 Q2 财报的「全面恶化」那般糟糕,但即便如此,无论是补贴退坡还是成本控制,都是创业公司的必修课。正如李斌本人说的那样:所有可预知的困难都是工作任务。

蔚来总裁秦力洪说,为了活下去,我们愿意做任何事情。创立四年后,蔚来真正的创业开始了。

(Visited 37 times, 1 visits today)
标签: Last modified: 2019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