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下午8:31 大公司, 行业, 资讯

行业关键时刻,通用选择收缩市场!


*图片来源 wallstreetpr


已存在 112 年的通用汽车,一路走来经历了不少的大起大落。


它超越过福特,成为美国第一大汽车制造商,还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数十年之久。但它也经历了大萧条和二战的洗礼,还被两次石油危机重创。后来,在次贷危机和油价危机双重打击之下,它资不抵债,申请破产保护。


但无论是繁荣,还是衰落,通用都经历了汽车行业出现的每次关键时刻。


这次是向电动化和智能化转型的关键时刻。


此时,通用开始收缩市场了。


「鸡蛋」不再放多个篮子


当地时间 2 月 16 日,通用汽车官方发表声明,加快国际市场转型。


通用汽车官方声明


声明中表示,通用汽车将减少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销售、设计和工程业务,并在 2021 年之前淘汰霍顿(Holden)品牌市场战略重点将放在通用汽车的特殊业务上


另外,通用汽车已与长城汽车签署了具有约束力的条款书,以购买通用汽车在泰国的罗勇工厂。


到 2020 年底,雪佛兰将从泰国市场撤离


而这一切目的是什么?用通用的话来说,是为了提高成本效益,并在无法获得足够回报的市场采取行动


不过话说,这并不是通用首次砍掉国际业务的行动。早在 2015 年,通用就宣布将雪佛兰品牌撤出欧洲,同年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


2017 年,通用又将其欧洲业务部门欧宝和沃克斯豪尔出售,并退出了南非和其他非洲市场。此后,通用还决定撤出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印度市场。


从放弃欧洲,再到如今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泰国。这一路,通用在国际业务上一退再退。


于是问题来了,通用的国际业务状况真有这么差吗,为寻求真相,我翻看了通用近几年的财报。


2017 年通用区域市场业绩

2018 年通用区域市场业绩

2019 年通用区域市场业绩


看完后,答案就显而易见了,通用国际市场的存在感确实有些低。


从表中看到,通用 2016-2019 的国际市场息税前利润为 8 亿美元、13 亿美元、4 亿美元、2 亿美元,除了 2017 年的突发式增长外,都在逐年下降。


而且注意,利润前面还有个「息税前」,什么是息税前利润?顾名思义,就是不扣除利息也不扣除所得税的利润。


而看向通用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 Cruise,其息税前利润从 2017 年开始就逐步上升,从 6 亿美元到 7 亿美元,再到 10 亿美元。如果再比较北美市场,那国际市场的存在感便更低了。


所以从财务数据上就延伸出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把国际市场的成本投入到 Cruise?亦或是北美等大份额优质市场?因为不管是未来的趋势,还是在收益上,这看上去都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不过话虽这样说,但退市毕竟是件大事,光看数据显得有些苍白,于是我又去看了官方的说法。


工厂自身因素


远的暂且不说,先看通用泰国罗勇工厂的情况。


2 月 17 日,长城汽车官方发布了《长城汽车与通用汽车签署关于收购泰国罗勇工厂的协议》。一时间,车圈又热议了起来。


罗勇工厂鸟瞰图 来源长城官网


对此,通用表示,经过对罗勇工厂未来生产进行的详细分析,最终得出,较低的工厂利用率和预计产量难以使其继续下去。


而没有国内制造,雪佛兰将无法在泰国的新车市场形成有利的竞争条件。所以通用干脆一刀切,直接把雪佛兰从泰国市场撤离。


然后我们再看向霍顿,霍顿这个品牌有些朋友可能是第一次听说。它与通用的缘分要追溯到 1926 年,那年通用汽车刚进入澳大利亚市场。


1931 年,通用收购了霍顿公司。在 1944 年,通用决定将霍顿扩建为一个完整的制造基地。再到 1948 年,澳大利亚的霍顿工厂开始投放第一批产品。


但就是这个拥有 160 多年历史的品牌(不止造汽车),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后,最终还是走向了破灭。在通用发布声明后,霍顿次日也在官网上公布此消息。


霍顿官方声明


声明中,通用汽车霍顿公司临时董事长兼董事总经理 Kristian Aquilina 表示:


「霍尔顿在我们国家的发展中始终占有特殊的地位。不幸的是,霍顿家族的所有努力和才能,母公司通用汽车的支持以及忠实支持者的热情不足以克服我们的挑战。我们了解这一决定对我们的员工,我们的客户,我们的经销商和我们的合作伙伴的影响,并将与所有利益相关者紧密合作,以实现有尊严的过渡。」


从 Kristian Aquilina 的表达中,她也为此感到惋惜,这一举措也是无奈之举。但物竞天择,霍顿走向破灭已成定局。


而对于关闭霍顿这一决定,通用汽车总裁 Mark Reuss 也表示,通用探索了继续霍尔顿运营的各种选择,但没有一个选择能够克服高度分散的右舵市场所需的投资挑战,支持品牌增长并提供适当产品的经济条件及投资回报。


总结下来,这两个市场都不能获得较高的投资回报,放弃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罢工是间接因素    


既然说到工厂自身存在的问题,那我觉得通用的人力成本问题也需要聊一下。因为我认为加速此次事件落实的原因,与 2019 年的罢工是有所关联的。


先看通用官方的消息。


通用官方表示,受到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罢工影响,通用汽车位于美国的工厂在 2019 年第四季度停产四周,批发销量同比减少约 19 万辆。本次罢工对全年调整后息税前利润造成的损失达 36 亿美元,调整后汽车业务现金流因此下降 54 亿美元。


毫无疑问,这样的损失对于通用来说是巨大的。


而提到罢工,就不得不提一下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因为它是罢工的发起者。它于 1935 年 5 月在底特律成立。


图片来源 路透社


而刚成立不久,UAW 就组织了两次罢工:分别是乔治亚州亚特兰大通用汽车工厂的罢工,以及通用汽车弗林特工厂的罢工。


此后,UAW 在通用汽车全国各个工厂领导了罢工。目的是,要求通用汽车提高工资和福利,并要求其在通用公司的管理方面有更多的发言权。


用 UAW 的话来说,他们的目的在于争取公平待遇、可负担健保、获利分享、工作保障,还有替大量临时工人找寻长期就业途径。


通用汽车也曾在公司公告里回应:「人力成本是我们的最大劣势,按照日本竞争对手平均工资来计算,我们多支出了 80 亿美元的工资,在这种竞争之下,没有任何一个工作岗位是长久而安稳的。」


再到后来,大家也都知道了,通用申请了破产保护。而人力成本就是推动通用在 2009 年向纽约法院递交破产申请的重要因素之一


我们回到 2019 年的罢工,此次罢工对美国市场影响重大,但对国际市场的直接影响我们难以估算。而间接影响我觉得还是有的。


很简单,罢工损失的坑始终要填,要么做加法,要么做减法。而在当前的形式下,向上突破短时间难以弥补,这时候做减法要相对容易得多。


所以直接出售像泰国等这样无利可图的工厂,短时间可以缓解通用的资金压力,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方法。


通用未来的发力点


问题接着来了,砍掉这些国际业务后,通用将集中力量做哪些部分?


首当其冲的,是当下最热的新能源智能汽车领域。


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Mary·Barra 表示,「我们正在重组我们的国际业务,着眼于我们拥有正确战略以获取强劲回报的市场,并优先考虑将推动未来移动性发展的全球投资,尤其是在电动汽车和智能汽车领域。」


而在电动化方面,通用目前已有 BOLT EV、畅巡、微蓝等,其次还有即将通过纯电动回归的悍马(是否命名为悍马目前未知),形式上已经展开布局。


另外智能化方面,通用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 Cruise 在上月就发布了一款名为 Cruise Origin 的自动驾驶车型。


图片来源 Cruise 


而据 The Detroit News 最新报道,最后一辆雪佛兰 Impala 将于下周在底特律-汉姆特拉克装配工厂下线,为工厂的下一个阶段铺平了道路:电动汽车。


报道中显示,该工厂将不再安装发动机和变速箱,电动机和电池组将取代它们。到 2021 年下半年,这里将生产 GMC 的悍马电动车,随后是无人驾驶电动车 Origin。 


另外,该工厂 22 亿美元投资的工作将于 3 月开始。通用汽车表示,工厂的改造将包括对总装区以及油漆和车身车间的全面升级。升级包括新机器、输送机、控件和工具。


图片来源 The Detroit News 


而在电动化和智能化方面,通用并没有进一步公布他们的最终答案,只是说未来会加大投入电动车。但具体到偏重先电动,还是同步推进,目前看来还比较模糊。这时又不得不提起另一个汽车厂商,那就是大众集团。


与前段时间流出的大众集团 CEO 迪斯会议纪要方向相同。通用和大众都强调了加快电动化和智能化的发展,尽快转型。但迪斯已经明确告诉了大家,大众的目标——智能化,向科技转型。


在这份会议纪要中,迪斯表示,「在未来,汽车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有价值、最适合大众使用的互联网设备。到那时我们会在汽车上度过比现在更长的时间,或许会从一天一个小时增加到两个小时。它将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灰色盒子,而是会比现在更舒适、更温馨,更重要的是它将比现在更网络化,拥有更多功能。


在车里,我们将持续在线,产生比智能手机更多的数据,并能从互联网上获得更多的信息、服务、安全与便利。一辆联网的汽车会让我们上网的时间翻倍。汽车将成为最重要的移动设备。」


网上流出的会议纪要


而从迪斯的话中,能听出大众在智能化方面的决心,也表明了这一趋势已不可逆。


其次,迪斯还举例了特斯拉,并说到,「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也就理解了为什么站在分析师的角度上看,特斯拉会如此有价值。我们大众也想达到这个目标。但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速度够快吗?诚实地回答,也许吧,但这问题正逐渐变得重要起来。事实上,如果我们还继续以目前的速度发展,情况变得非常紧张。


属于传统汽车制造商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换句话说,汽车行业已在进行重新洗牌,决策稍微出错,或许将失足跌入深渊。所以叫传统汽车制造商们怎能不急。


另外,除了向电气化和智能化发力,通用汽车高级副总裁兼通用汽车国际总裁 Steve Kiefer 还表示,这些决定建立在通用汽车于 1 月份宣布出售印度塔里冈工厂的基础上。会在韩国实施的重大重组行动,以及对南美业务的投资和持续优化


Steve Kiefer 还表示,通用汽车国际核心市场中的有利位置为:南美、中东和韩国。


到这里你应该发现了,通用并没有想着尽快关闭所有国际市场,有利可图的地方还是保留有的。


而除了在国际核心市场上实施计划外,通用汽车国际运营高级副总裁 Julian Blissett 也表示,通用汽车还将通过转移资产和建立强大的供应链以降低增长市场的成本,继续优化乌兹别克斯坦等市场的伙伴关系。


Julian Blissett 说:「在日本、俄罗斯和欧洲等规模不大的市场上,我们将通过出售利润丰厚的高端进口汽车(在精益的通用汽车结构的支持下)来争夺市场。」


所以到这里应该真相大白了,通用汽车相当会做生意,明面上退出了很多国际区域市场,但实则保留了有利可图的国际核心市场,另外还将通过出售利润丰厚的高端进口汽车,在一些规模不大的市场获得回报。


所以对于通用来说,如此以退为进,根本就不是什么断臂求生,而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聊聊通用转型成功的可能性


说到这里,我们不妨简单聊聊通用转型成功的可能性。


在 1930-1934 年的大萧条期间,通用汽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减产、出售不重要的资产、降薪裁员、削减红利发放等。


即使在经济环境最糟糕的 1932 年,汽车行业不景气的条件下,通用依然保持盈利,其秘密就是在财务控制和运营控制。


时至今日,通用已不再是当时的通用,时代也不是当时的时代,光在财务上和运营的控制已难以支撑起通用的顺利转型。在这个时候,长期来看,注重技术研发成为了大家的必走的道路。


图片来源 通用官网


而在研发方面,通用也正在聚焦技术,放弃了欧洲柴油路线,降低 PHEV 的权重,开始聚焦于纯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等。等于是通用又把繁荣时期注重研发的老本重拾,在面对时代发展的转折点时,及时调整方向。


这时候通用还及时与本田抱团,与本田合作共同开展电池电芯和其他电动车零部件的研发合作,其旗下子公司 Cruise 还与本田联手共造自动驾驶车辆。Mary·Barra 还表示,从工程设计角度看,该合作将为通用节省大笔费用并产生规模效益。


另外是通用的利润至上,虽然这看上去是很资本,但只有解决痛点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从这次先放弃部分国际市场就可以看出通用的决心。长痛不如短痛,不再过分追求多元化经营,而把精力集中技术和优质市场,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更重要的是,我认为通用并不会傻到犯第二次错误,09 年的破产让通用汲取经验,更加懂得如何控制成本。


所以,要说通用转型成功的可能性大吗?我认为一半一半,在特殊时期砍掉没有必要的投入,并加大研发的投入与技术大牛合作,从形式上是没有问题的。但问题就在,最终呈现的产品究竟如何?这是很重要的因素。


而目前通用在电动化和智能化的表现有些不尽人意,从产品端看,除上面列举的产品外,通用并没有一款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车型。所以未来几年里,通用能否造出独树一帜的产品成为了其能否转型成功的重要指标


写在最后


放眼看向整个电动汽车行业,大家都绕不开续航和智能化的问题。就眼前来说,需要解决的是续航问题,通用也如此。但只解决续航,纯电动车也不过是代替传统燃油车,以另一种能源形式存在。长期来看,智能化才是颠覆汽车行业的根本因素。


对此,大众的迪斯给出了答案:汽车会成为最重要的移动设备


其中,迪斯会议纪要里的那段话引人深思,「我记得有一次,我聘用了诺基亚的员工,我请了几百人,让他们向我解释,他们是如何在与苹果的斗争中败下阵的。其中的逻辑是:我们有 43 种不同的手机,可以满足每一个用户,没有人想要触控屏。你每天至少给 iPhone 充一次电,但诺基亚的电池可以使用一周。诺基亚创造过多年的纪录,但它已经死了。」


由此可见,智能化在未来是何等的重要。


所以,通用你准备好了吗?


撰文:白龙同学

编辑:大吉


(Visited 13 times, 1 visits today)
Last modified: 2020年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