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ocarMax

AutocarMax

2021-08-23

除了芯片危机,还有更闹心的

  1. 芯片
1,098

出行百人会旗下媒体,关注汽车出行产业链进化

作者:匡吉

「芯片危机被严重低估了。」 上周,我与一位车企人士聊天时,他无奈地说道。

同样无奈,而且愤怒的,还有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他在推特上发难,「正如公开披露的,我们在某些标准汽车芯片方面正处于极端的供应链限制之下。到目前为止,问题最大的是瑞萨和博世。」

马斯克矛头指向世界最大的两家汽车芯片供应商,声称正是它们阻碍了特斯拉的生产。

受影响的不止特斯拉。初步调研结果显示,8 月份,仅博世公司一家预计将造成中国汽车市场近 90 万台车辆生产的影响,仅整车制造产业对 GDP 影响便达 2000 亿元。8 月至 9 月,中国汽车行业减产量则将达到 200 万台。

不过,马斯克也许怼错了对象,在全球芯片危机中,博世也是苦主。这不,博世中国执行副总裁徐大全在朋友圈的诉苦很快就上了头条。

好消息是,徐大全吐槽的某半导体厂商很快有了回应。意法半导体声明,经当地卫生管理部门同意,马来西亚麻坡工厂的一个部门,在 8 月 16 日进行隔离,并于 8 月 18 日重启运作。

然而,厂商之间互怼也好,互谅也罢,在新冠肺炎导致的全球性芯片危机面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实质的问题。

而且,马拉西亚疫情导致的芯片短缺,不止影响汽车工业,背后还隐藏着巨大危机。

作为国民经济的战略性、支柱性产业,汽车工业向上与钢铁、橡胶、石化、塑料、玻璃、机械、电子、纺织、互联网等产业休戚相关,向下延伸至商业服务、维修服务、保险甚至运输、公路建筑等行业。有业内专家认为,汽车产量的锐减,将不可避免地造成上述产业的减产萎靡。

如此情形,已经惊动了多国政府。据媒体报道,欧、美、日等国总理级高官纷纷致电马来西亚方面,对马来西亚疫情表示关注与支持,并对马方芯片工厂表示关切。

不过,迄今为止,我国相关部门却未采取相应措施。就此,业内有识之士呼吁政府层面:

由工信部牵头,全面调研马来西亚疫情对汽车产业的影响;提供人道主义帮助,帮助马来西亚应对疫情问题,尽快复工复产;在政府层面与马来西亚方面交涉沟通,优先满足中国汽车行业对芯片的需求,以降低汽车减产对中国 GDP 的影响。

在此次全球芯片危机中,受影响最小的车企可能是比亚迪,因为它在半导体行业早有布局,基本上可以实现自给自足。

在汽车领域,比亚迪半导体已率先制造并批量生产了 IGBT、SiC MOSFET、IPM、MCU、CMOS 图像传感器、电磁及压力传感器、LED 光源、车载 LED 显示等多种车规级半导体产品。

根据中信证券统计,2019 年英飞凌为国内电动乘用车市场供应的 IGBT 模块,市占率达 52%。中国厂商中,比亚迪半导体市占率为 16%。而且,比亚迪集团是比亚迪半导体的最大客户,所采购的功率半导体等产品,占其 2020 年全年销售额的 58.84%。

为了更快将半导体业务做大做强,2020 年 4 月,比亚迪分拆了半导体业务,在经过几轮融资后准备独立 IPO。

今年 6 月 29 日,比亚迪半导体的创业板发行上市申请获得受理,7 月 25 日,接受了发行上市前的首轮问询。正当一切顺风顺水时,比亚迪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上市 IPO 却遭遇黑天鹅,不,是猪队友,突然被叫停。

8 月 21 日,创业板发行上市审核信息公开网站显示,深交所已于 8 月 18 日中止比亚迪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上市审核。

原因让人大跌眼镜,其发行人律师北京天元律师事务所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天元律师事务所的相关情形消除,或者,该事务所在三个月内完成尽职调查,并告知深圳证券交易所后,比亚迪半导体才有可能恢复上市资格。

真是人生无处不尴尬。

本周要说尴尬的,还有蔚来。关于 ES8 车主林文钦不幸遇难的车祸事件调查还没有结束,蔚来车主内部却分化成剑拔弩张的两大阵营。

8 月 18 日,蔚来车主林蔚发出了一份名为《蔚来车主对 NP/NOP 系统认知的联合声明》,强调蔚来对普知 NP/NOP 系统尽到了责任,声明方对这一系统也都有清晰的认知,呼吁媒体报道和评论前对基本的事实和概念进行了解和查证。

关于这份声明,很多人认为是蔚来官方授意的公关行为,对此林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未与蔚来官方联系沟通过此事。蔚来官方对此种猜测也予以了否认。

让林蔚始料未及的是,其他蔚来车主对这份声明的反应,甚至有人发出了 「反对车主联合声明」。至今,在蔚来 APP 中已有上万人参与。

据《汽车商业评论》分析发现,很大一部分车主表示反对,主要是认为林蔚的声明第一是伤害了林先生的家人,第二是在抹黑蔚来的品牌形象,自己因此被周围人嘲笑;第三是觉得声明发表的时机不合适。

该媒体采访到的大部分车主表示,他们对蔚来的信心和好感度没有因为这件事有所下降,认为这样的交通事故是所有做智能电动车企都会面临的一个普遍风险,就像特斯拉曾经和现在面对的。

一位蔚来前员工告诉《出行百人会 / AutocarMax》,他早就预感并理解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社区大了,就会分化,价值观在内部也会有冲突。今天就是内部的 A 派和 B 派的观点之争。B 不认为 A 能代表 ABCD。」 他认为,这是社区模式的一个特性,只能接受。但用户运营是这个行业的先进方向,现在蔚来做的比较突出,探路者肯定有代价,但奖励是巨大的。

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8 月 16 日,正当特斯拉紧锣密鼓地准备 AI DAY 时,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 对特斯拉 Autopilot 自动驾驶系统启动正式调查,此次调查涉及 11 起事故,76.5 万辆车,几乎涵盖了特斯拉在美国销售的自 2014 款以后的所有车辆。

也有好消息,特斯拉可能很快就不用再为芯片着急了。

8 月 20 日,在 AI Day 上,除了介绍视觉方案,特斯拉还展示了 Dojo 超级计算机芯片 「D1」,该芯片具有 1,024 gigaflops(即每秒 1024 亿次)的处理能力,旨在为全自动驾驶提供更优质的 「大脑」。(具体报道,请看《硬核解析:超纲的 AI Day,特斯拉的视觉智能野心》)

人们最感兴趣的是,AI Day 上的跳舞小人,也就是 Tesla Bot 的 「示意图」。有人说,马斯克古灵精怪的女友就是 Tesla Bot 的原形。

还有人说,小米前段时间展示的机器狗 「铁蛋」,可以当作 Tesla Bot 的宠物。

这事儿要问一下雷军,ARE YOU OK?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并授权 42 号车库独家使用,未经 42 号车库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评论 · 0
仅看车主: 0
按赞同排序

传图
大胆发表你的想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