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自动驾驶

Waymo 的绝不退让和沃尔沃的最佳拍档

今天的自动驾驶领域的重新活跃或许预示着,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所需的供应链、算法迭代等软硬件成熟度距离量产都更进一步。

|
1339 阅读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新车一讲」,作者微博:@不是郑小康

过去一周来,全球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投融资动态集中式轰炸,让我们有一种重回 2016 年自动驾驶大爆发的错觉。然而与五年前不同,今天的自动驾驶领域的重新活跃或许预示着,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所需的供应链、算法迭代等软硬件成熟度距离量产都更进一步

在这样的背景下,每一个新的动态都值得我们重新审视。比如,Waymo 和沃尔沃汽车集团的全球战略合作。

Waymo 的绝不退让

2020 年 6 月 26 日,Waymo 与沃尔沃汽车集团联合宣布,达成全球战略合作关系。

早在一个月前,Waymo CEO John Krafcik 已经在 Twitter 上公开了双方的合作:一辆打上 Waymo Logo 的沃尔沃 V90 配上 Waymo 和沃尔沃两家公司的话题。

站在 Waymo 的角度,我们该如何看待这次合作呢?

合作公告中的第一个关键词是「全球独家」,Waymo 成为沃尔沃汽车集团 L4 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全球独家」合作伙伴。这是 Waymo 超级强势的合作态度及最终商业化进展差强人意的最新折射。

时间回到 2016 年,全球自动驾驶领域开始风起雨涌。但回归技术来判断,通用 - CruiseUber - Otto福特 - Argo.ai 都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特斯拉在 L4 级自动驾驶领域更是一穷二白,Waymo 处于事实上的一家独大的地位

过去五年里,Waymo 先后与福特、本田和大众有过接洽。但最终,福特与大众、Argo.ai 组成了自动驾驶联盟,本田转投了通用 - Cruise 联盟。

为了帮助 Waymo 更快的商业化、在寻找汽车制造商结盟方面取得突破,Alphabet 创始人 Larry Page 找来了拥有 30 年汽车行业工作经验、一路做到现代北美总裁的 John Krafcik 来担任 Waymo CEO。

John Krafcik 作为 Waymo 的发言人,深谙汽车行业的游戏规则,是促成联盟的绝佳人选。然而,由 John Krafcik 本人亲自推进的 Waymo 和本田的接洽,最终无疾而终。

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Waymo 的商业化突围受阻,问题不在人

2018 年 10 月,一位知情人士告诉 Automotive News,在与本田的接洽中,Waymo 明确表示「不会分享其已开发的实质性技术,并寻求达成一项协议,协议要求本田专注于提供汽车」。

Waymo 负责大脑,车企负责膂力。 这就是 Waymo 在商业化上的立场。

吉利控股集团发布的公告中提到,Waymo 将负责「传感器套件的定制化设计、软件程序开发和算法」,而沃尔沃负责「产品设计、工程开发及制造」。

这个定调表明,Waymo 的商业化态度是一以贯之的:提供名为 Waymo Driver 的自动驾驶系统软硬件整套解决方案,而沃尔沃的工作则是将系统集成到整车上。

在公告中,Waymo 特别提到了此前先后与 FCA、捷豹路虎和雷诺日产联盟先前达成的合作。

然而无论是向 FCA 下订的 2 万辆 Pacifica 还是向捷豹路虎下订的 6.2 万辆捷豹 I-PACE 都表明,这些车企在与 Waymo 的合作中扮演的正是「产品设计、工程开发及制造」的角色。

用汽车制造商最不乐意看到的字眼来说,「代工厂」。

Waymo 与沃尔沃的合作还有一个细节:在与 Waymo 的合作中,除了沃尔沃汽车品牌,沃尔沃汽车集团旗下的极星汽车和领克汽车也将从中受益,唯独完全根植于中国市场的吉利汽车缺席。那么,为什么此次合作不是涵盖全系品牌的吉利控股来牵头呢?

对比中英文公告我们会发现,英文公告中的 Polestar and Lynk & Co. International(国际) 被译为极星和领克,International 没有译出。作为一家大型跨国汽车集团,吉利控股显然不会有这样的疏忽。

如果对比 Waymo 此前与雷诺日产联盟的公告,同样出现了「将从法国和日本起步,未来将进一步扩张到其他市场,中国除外。」

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尽管 Waymo 早在 2018 年就在上海注册了全资子公司,但对于如何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2020 年的 Waymo 仍然没有完全想清楚

沃尔沃的最佳拍档

对于沃尔沃发言人来说,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或许是:为什么选择接受 Waymo 那个福特、本田、大众先后婉拒的一揽子方案?

要回答这个问题,或许要提起自动驾驶领域的另外一个新闻:6 月 19 日,奔驰和宝马宣布暂时搁置双方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鉴于建立共享技术平台所需的费用以及当前的商业和经济状况」,当前并非实施成功合作的正确时机。

对于绝大多数汽车制造商来说,疫情下的 2020 年是极不寻常的一年。

  • 3 月 20 日,沃尔沃汽车因疫情影响关闭位于瑞典和比利时的四座工厂;
  • 3 月 26 日,沃尔沃汽车修订 2020 年年度展望报告,预计销量、现金流和利润都将低于 2019 年;
  • 4 月 29 日,沃尔沃汽车宣布加快结构转型计划,包括裁去瑞典业务中 1300 个职位,并继续审查和减少顾问合同;
  • 5 月 20 日,沃尔沃汽车与北欧银行集团签署了为期 2 年价值 106.66 亿瑞典克朗的信贷协议

沃尔沃汽车正在尽一切努力应对全球疫情带来的影响。事实上,这是全行业汽车制造商在过去数月来的一个缩影。

沃尔沃对自动驾驶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战略重视。2017 年 1 月,沃尔沃联合 Tier 1 供应商奥托立夫(Autoliv)成立了合资企业 Zenuity,致力于辅助驾驶及自动驾驶系统的研发

沃尔沃向 Zenuity 注入了 ADAS 知识产权及早期的研发资源,而奥托立夫计划投入 11 亿瑞典克朗到 Zenuity。双方占股比为 50:50,前沃尔沃大型车(XC90、S80、S80L、V70、XC70)管理副总裁、沃尔沃汽车瑞士董事总经理 Dennis Nobelius 出任 Zenuity CEO。

2020 年 4 月 2 日,沃尔沃与奥托立夫联合宣布,Zenuity 将被重新拆分为两家公司,其中专注于辅助驾驶系统研发的团队将并入奥托立夫的子公司 Veoneer 旗下,而专注于自动驾驶系统研发的团队将独立为沃尔沃自动驾驶子公司

彼时沃尔沃在公告中表示,拆分后的新公司最晚将于 2020 年第三季度投入运营。

那么,沃尔沃是否具备独立研发自动驾驶系统的实力?

2020 年 2 月 6 日,沃尔沃公布 2019 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沃尔沃汽车 2019 年营业利润为 143 亿瑞典克朗(约 15 亿美元)

我们再来看自动驾驶领域头部公司的研发投入,通用汽车 2019 年财报显示,该公司旗下自动驾驶研发部门 Cruise 在 2019 年投入了 10.78 亿美元

换句话说,真正大规模的投入来支撑一家头部自动驾驶公司的研发,会将沃尔沃汽车全年营业利润的 2/3 吃掉

而前文中我们已经提到,沃尔沃在年度展望报告中指出预计 2020 年的销量、现金流和利润都将低于 2019 年。

考虑到拆分 Zenuity 和公布与 Waymo 的战略合作发生在同一个季度,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两件事是沃尔沃汽车在全球疫情影响、加速公司重组的背景下做出的统一调整

从沃尔沃的角度来说,尽管 Waymo 开出的条件让当惯了产业链话事人的汽车制造商不太舒服,但Waymo 业内第一技术能力的地位仍然无法撼动

更为重要的是,2020 年,Waymo 公布了首笔外部融资、升级了第五代 Waymo Driver 自动驾驶系统、逐步加强与谷歌搜索、谷歌大脑及顶级人工智能研发机构 Deepmind 的协作。

综合内外部因素考量,加入 Waymo 阵营成为队友,比继续与包括 Waymo 在内的一众自动驾驶研发企业展开竞争,是沃尔沃汽车在自动驾驶战略层面的最优解

最后,无论是奔驰与宝马的分道扬镳、特斯拉堪称搏命的速度完成自研架构的搭建,还是亚马逊斥资全资收购 Zoox、滴滴自动驾驶商业化提速,都预示着自动驾驶行业的竞争才刚刚开始,这场终局战争中,沃尔沃-Waymo 组合会落在哪个位置,我们拭目以待

42 号车库极客车友群

与众多 真实车主在线交流
比官方消息还快的粉丝群

扫码自助入群

评论 · 0
仅看车主: 0
按赞同排序

传图